vanessa

書頁間的氣味。
地下室的味道。
母親的體香。

今天做的。

超想要

Horizon好像很好看....

可惜我不在國內 不能買QAQ

幹只剩三本了啊#操

下一本好像很好看

試閱的瞳中極光讓我有被震懾的港覺###


一種乾燥卻仍有生機的觸感。

即使

早已流離失所。

///

很喜歡"臺北爸爸 紐約媽媽"中的

一句


--"你我早已是無家之人。"

兩情若是長久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

但我就是要朝朝暮暮啊。

這裡沒有人認識我
有點棒又有點寂寞的港覺啊#

當朋友其實不用當成這樣...
但這就是所謂的累感不愛吧。
...我累了。
...真的。

在澳洲。
天氣晴。

前奏

第一次長篇BG bug眾多見諒
///
"這是我對人類最後的求愛。
儘管,對於人類,我滿懷怯懼...."--太宰治
///
病房裡。
窗戶是開著的,陽光照亮了飄浮在空中的塵埃。
坐在病床旁的,是一名少年。
深色的髮極為乖順的服貼在耳後,背著光,身形夢幻。
修長的手裡不停轉動著一顆蘋果,果皮不斷掉落,依稀可以看出兔子的形狀。
床上的女孩終於動了動,浮腫的圓臉抽了抽,睜開了眼睛。
少年停下了動作,深情的眼眸解除了對蘋果專注的凝視。
"肖顯若。妳的。"少年將兔子剖半,分裝到另一個盤子裡,遞向女孩。
走進廁所,洗了手,戴上放置在床頭櫃上的眼鏡。
接著,又把一疊白紙塞給女孩。
然後, 走出病房。
"出院,去我家。"